推广 热搜: 高温丝扣润滑脂  白色塑胶润滑脂  降噪齿轮润滑脂  防水油膏  电子  低温阻尼脂  缓冲阻尼油  机械  泡棉  过滤器 

透彻清寒,“昭昭师妹,这天底下,不是所有人所有事,都能‘和气生财’的

   日期:2021-04-09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已临近九蠡山,同行的戚宗主便将家父带入宗门养病。某日戚宗主夫妇发生了激烈争执,曾大楼劝解不成,便来央求家父帮忙。家父过去
 已临近九蠡山,同行的戚宗主便将家父带入宗门养病。某日戚宗主夫妇发生了激烈争执,曾大楼劝解不成,便来央求家父帮忙。家父过去时,正听见素莲夫人大喊‘人人都说蔡平殊为了天下与聂恒城拼杀的两败俱伤,可那贱人愣是拖了十几年才死,你还动不动要我念着恩情,真是烦死了’!”
  
  戚凌波慌了:“昭昭师妹,你别听这疯子的,我娘哪会那么说啊,那都是,那都是……”
  
  “当时在场的不止家父,还有曾大楼与外门的李师伯。”常宁说的干脆利落。
  
  蔡昭一只白生生的小手在桌上缓缓收拢,指甲深深陷入掌心。
  
  “家父没再说第二句话,当即拖着病体下了山。”常宁目如冰水,透彻清寒,“昭昭师妹,这天底下,不是所有人所有事,都能‘和气生财’的。”
  
  深褐色的桌锦上织有祥云金线,在明亮的灯下一晃一晃的,泛着刺眼的白光,好像年幼的蔡昭在姑姑鬓边发现成缕成缕的白发。当时,蔡平殊才二十五岁。
  
  蔡昭想起了刚才见到的尹青莲,肌肤莹润,发髻乌黑,过着尊荣富贵的生活,当着万人仰慕的天下第一宗的宗主夫人——这世上,真的有公道二字么。
  
  “今日宾客甚众,宗门中人人都忙的厉害,师姐还是出去待客罢。”蔡昭神情淡漠。
  
  “不不不,昭昭师妹,你听我解释,我娘当时与爹爹吵架,那是口不择言,一时糊涂脱口而出的……”戚凌波慌乱的解释。
  
  蔡昭淡淡道:“天下之大,不是不能有人说我姑姑的坏话,但受过她恩惠的人不行。口不择言不行,脱口而出也不行。师姐,请离去罢。”
  
  戚凌波大怒:“姓常的,你算个什么东西!你家遭大难,到青阙宗中养伤避难,本该感激涕零,安安分分的!如今居然还敢口出恶言挑拨我们北宸六派的手足之情。你个丧家之犬,到底要不要脸!你既然这么看我不上,何必赖在宗门里不走,有本事麻利的滚出去,别在这人丢人现眼!”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