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 高温丝扣润滑脂  白色塑胶润滑脂  降噪齿轮润滑脂  防水油膏  电子  低温阻尼脂  缓冲阻尼油  机械  泡棉  过滤器 

素莲夫人是什么样的人我是知道的,只不过未来我要在青阙宗中待足三年

   日期:2021-04-09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常宁的话揭开了已然结痂许久的旧日伤口,蔡昭心口闷闷的疼痛。    她年幼时不止一次问过姑姑可曾后悔,后悔拿自己一身世间罕
 常宁的话揭开了已然结痂许久的旧日伤口,蔡昭心口闷闷的疼痛。
  
  她年幼时不止一次问过姑姑可曾后悔,后悔拿自己一身世间罕有的惊才绝艳去换取江湖上区区数年安宁。蔡平殊却道‘沧海两百年,英雄豪杰无数,哪里有那许多后不后悔的,当时觉得对,便去做了’。
  
  戚大小姐脾气甚大,不但走的风风火火,还带翻了桌上的几碟点心,白玉糕,碧梨酥,金桔酪,樱桃千层饼……五颜六色的散了一桌子。蔡昭刚才忙着和戚凌波做戏没来得及吃,此时只好叹着气去捡落在桌上的点心来啃。囫囵充饥之际,她还不忘细细品味。
  
  怎么说呢,不是不好吃,只是就如那宫廷大宴,龙虾爆肚肥鹅大鸭子,用料十足,可是既没特色,又不亲切——她顿时对青阙宗的大师傅们失望了三分。
  
  常宁原以为蔡昭乍闻尹素莲之言会激愤难当,谁知却见蔡昭缓缓平复情绪,最后竟然吃起点心来。等待良久,看蔡昭手中托着一块千层饼,皱眉抿嘴细细品味,久久不曾言语,他冷不防道:“你吃出了半只蟑螂?”
  
  自梅林初见以来,无论是戚凌波欺侮威胁也好,曾大楼和稀泥也好,甚至被戴风驰出手恐吓也罢,这个小小女孩始终态度调皮言语温煦,颇有几分山崩于前而不动色的意思,常宁便忍不住想要激她一激。
  
  蔡昭粉嫩的脸颊上依旧笑眯眯的:“常宁师兄放心。”
  
  “我放什么心。”
  
  “即便我与戚师姐搭上交情,我也不会叫戚师姐挖你心头血的。”
  
  常宁神色骤变,好在有一脸毒疮掩盖倒也看不大出来。他缓缓道:“师妹此话何意。”
  
  蔡昭道:“意思就是,常师兄不必刻意挑拨,素莲夫人是什么样的人我是知道的,只不过未来我要在青阙宗中待足三年,此时何必撕破脸皮。不过她既然辱及我姑姑,这副脸皮也不用强贴上去了。”
  
  常宁听完这话,面无表情,毒疮也没表情。
  
  “长辈们的纠葛不说,戚师姐就是这么一幅脾气。戚伯父早就说过了,他这女儿骂一顿好几日,打一顿又能多好几日,但也架不住素莲夫人处处护着——不然这么多年伯父不会从未带她去见过我姑姑。不过常师兄究竟不同,我们北宸六派同气连枝,除非欺师灭祖背叛师门,否则有些人再讨厌也事不能打了杀了的。譬如这位素莲夫人,姑姑早就说过的,这位夫人是好事不会做,恶事做不了,徒一张嘴惹人厌罢了。我娘说,真惹急了打上一架也就是了。”
  
  如此苦口婆心的一番话,常宁似是毫无所觉,反而道:“既然你都知道,为何还来青阙宗。北宸六派难道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?就不能找个平顺些的地方拜师么。”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